<th id="urx6g"></th>

    1. <progress id="urx6g"></progress><dd id="urx6g"><track id="urx6g"><dl id="urx6g"></dl></track></dd>

        誰說張大千毀壞了敦煌壁畫?

        景區 本文作者:景陽 2015-02-09
        張大千聲譽日隆、人氣極高之際,傳出了他在敦煌破壞壁畫的消息,致使他的敦煌之行毀譽參半。

        1941年3月,張大千率領弟子與家人離開成都,遠赴敦煌。這一去,到1943年11月才重返成都。在敦煌期間,張大千整理文物,為洞窟編號,臨摹壁畫276幅。敦煌之行,開拓了張大千的眼界,對他的畫藝長進幫助甚大。

        張大千離開敦煌后,曾在蘭州舉辦過一次畫展,反響極大。年底回到成都,又于正月初一舉辦“張大千 臨摹敦煌壁畫展”,被譽為藝術盛事。此間,他還出版了《大風堂臨摹敦煌壁畫第一集》,擴大了敦煌藝術的影響。

        許多人是通過張大千的畫作才認識敦煌壁畫的,并為這沙漠中寧靜卻躍動的美而感嘆。陳寅恪高度評價張大千的敦煌之行:

        “敦煌學,今日文化學術研究之主流也。大千先生臨摹北朝、唐、五代之壁畫,介紹于世人,使得以窺見此國寶之一斑,其成績固已超出以前研究之范圍。何況其天才特具,雖是臨摹之本,兼有創造之功,實能在吾民族藝術上,另辟一新境界。其為敦煌學領域中不朽之盛事,更無論矣?!?br/>

        張大千聲譽日隆、人氣極高之際,傳出了他在敦煌破壞壁畫的消息,致使他的敦煌之行毀譽參半。張大千在敦煌究竟有沒有毀畫呢?如果有毀畫之舉,那他為何要干如此這般的蠢事呢?對此,有以下幾種解說:

        第一種說法:張大千為覓畫而毀畫。張大千率弟子們在第20號窟臨摹,注意力集中在一幅五代壁畫上,目光偶然落到右下角,看見早已剝落的一小塊壁畫下面,內層隱隱約約有顏色和線條,他認為畫的下面還有畫。

        當天晚上,張大千到上寺請教老喇嘛,老喇嘛說:“我幼年進廟時,老法師帶我去看壁畫,曾經對我說,莫高窟到處是寶,畫下面有畫,寶中有寶?!?/span>

        張大千和弟子們商量后,決定打掉外面的一層。在剝落之前,他把上面一層五代畫臨摹下來,剝落后,下面果然是一幅敷彩艷麗、行筆敦厚的盛唐壁畫。

        第二種說法:張大千陪于右任觀賞壁畫時,隨行人員不慎毀畫。于右任的隨員、敦煌當地人竇景椿在《張大千先生與敦煌》一文中憶述道:

        “我隨于右老由蘭州前往敦煌,及駐軍師長馬呈祥等人。記得參觀到一個洞內,墻上有兩面壁畫,與墻壁底層的泥土分離,表面被火焰熏得黑沉沉的,并有挖損破壞的痕跡……

        從上面壞壁的縫隙中,隱約可見畫像的衣履,似為唐代供養人像,大千先生向右老解釋,右老點頭稱贊說:‘噢,這很名貴?!⑽幢硎疽欢ㄒ_壞壁一睹。

        當時縣府隨行人員,為使大家盡可能看到底層畫像的究竟,手拉著上層的壞壁,不慎用力過猛,撕碎脫落,實則因年久腐蝕之故?!?/span>

        第三種說法:張大千跟于右任商量以后,指使馬呈祥的士兵打掉外層壁畫。當時社會傳言張大千破壞敦煌壁畫,并引重慶方面的誤解。

        壁畫毀壞的消息很快傳到了陪都重慶,國民政府行政院立即發電報,給敦煌縣長要求查明情況,“張大千君,久留敦煌,中央各方,頗有煩言,敕敦煌縣縣長,轉告張大千君,對于壁畫,毋稍污損,免茲誤會”。

        竇景椿在文章中說出了起因:“適有外來游客,欲求大千之畫未得,遂向蘭州某報通訊,指稱張大千有任意剝落壁畫、挖掘古物之嫌,一時人言嘖嘖,是非莫辨?!?/span>

        張大千在結束臨摹途徑蘭州時,曾遭到國民黨軍事檢查站的檢查。5年后,張又被甘肅省參議會的郭某等人以盜寶及破壞壁畫為名控告,但沒有查到真憑實據。

        敦煌石窟的墻壁,是由戈壁灘的石子堆砌成的,在壁上畫畫,先要在石墻表面涂上泥巴、石灰,鋪成墻壁。敦煌壁畫,由北魏到宋,歷代前來求神祝福者甚多,前人在墻壁表層畫滿了,后人在墻上再鋪一層泥巴、石灰,繼續畫,經歷若干朝代,形成了好幾層壁畫。

        1981年,石湍在《旅游天府》第2期發表了《張大千并未破壞敦煌壁畫》一文。他自稱在敦煌莫高窟工作10多年,據他親眼所見,張大千不僅沒破壞過敦煌壁畫,相反對恢復和整理 敦煌壁畫藝術作了不容否認的貢獻。

        著名的書畫鑒定家謝稚柳在接受記者訪問時,也提到這件事。他說:“我到敦煌之前,這兩幅壁畫的外層已經給張大千打掉了,所以我并沒有親眼看見打掉的過程,……

        要是你當時在敦煌,你也會同意打掉的,既然外層已經剝落,無貌可辨,又肯定內里還有壁畫,為什么不把外層去掉來揭發內里的菁華呢?”

        謝稚柳從唐代郡縣設置情況及“墨離軍”((唐代一大軍鎮)等資料判斷“此窟當始于天寶五載(公元746年)后,成于十四載(公元755年)前”。謝稚柳在回答記者時說:“這幅壁畫對考據唐代藝術幫助很大?!敝x稚柳的話是有權威性的。

        張大千在《臨摹敦煌畫展覽目次》中也曾敘述此事:“莫高窟重遭兵火,宋壁殘缺,甬道兩旁壁畫幾不可辨認。剝落處,見內層隱約尚有畫,因破敗壁,遂復舊觀。

        畫雖已殘損,而敷彩行筆,精英未失,因知為盛唐名手也。東壁左,宋畫殘缺處,內層有唐咸通七載(公元866年)題字,尤是第二層壁畫,兼可知自唐咸通至宋,已兩次重修矣?!?/span>

        顯然,張大千認為果斷地“破壁”,對研究敦煌壁畫藝術史的斷代問題有所貢獻。

        版權聲明
        執惠本著「干貨、深度、角度、客觀」的原則發布行業深度文章。如果您想第一時間獲取旅游大消費行業重量級文章或與執惠互動,請在微信公眾號中搜索「執惠」并添加關注。歡迎投稿,共同推動中國旅游大消費產業鏈升級。投稿或尋求報道請發郵件至執惠編輯部郵箱zjz@tripvivid.com,審閱通過后文章將以最快速度發布并會附上您的姓名及單位。執惠發布的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看法,不代表執惠觀點。關于投融資信息,執惠旅游會盡量核實,不為投融資行為做任何背書。執惠尊重行業規范,轉載都注明作者和來源,特別提醒,如果文章轉載涉及版權問題,請您及時和我們聯系刪除。執惠的原創文章亦歡迎轉載,但請務必注明作者和「來源:執惠」,任何不尊重原創的行為都將受到嚴厲追責。
        本文來源執惠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
        發表評論
        后發表評論
        最新文章
        查看更多
        # 熱搜詞 #

        新用戶登錄后自動創建賬號

        登錄表示你已閱讀并同意《執惠用戶協議》 注冊

        找回密碼

        注冊賬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