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urx6g"></th>

    1. <progress id="urx6g"></progress><dd id="urx6g"><track id="urx6g"><dl id="urx6g"></dl></track></dd>

        德爾塔病毒會是壓倒旅行社的最后一根稻草么?

        旅行社 本文作者:肖遠山 2021-08-07 18:17:30
        與它長期共存,需要更達觀的態度,和更深刻的變革。

        最近這一周,在我混跡的各個同業社群里,聊天的人越來越多了,每天刷屏的信息條數在千條左右,是7月初的10倍。

        原因大家都知道,該死的德爾塔,提前宣布這個暑假結束了,旅業人又被動放假了。

        大家交流的內容,無外乎某地又有新增的病例,跟航司和酒店扯皮要退回的款項,以及調侃接下來要面臨吃土等等。

        作為遭受了去年初上一輪疫情對出境游打擊的我,結合自己上一次經歷的思考,察覺到新的一輪行業洗牌又將開始。

        面對這次洗牌,煩惱和吐槽沒有用,痛定思痛,尋找新出路才是王道。

        遭受這輪打擊后的旅行社慘狀

        執惠向我約稿時希望能收集到一線業者的親述,根據我收回的總計10位一線業者的反饋,我們可以清晰地發現,此輪疫情的影響程度,已經接近去年初那一次。

        ① 訂單退訂率平均高達80%

        常州文鰩策劃的主理人張麗君說,由于靠近南京,7月20日起至今沒有接到任何新訂單,之前的訂單退訂金額在120萬左右。

        溫州小眾創意旅行的大路告訴我,8月份這幾天退了近200萬的團費,本來期待今年隨著國內游一起復蘇,估計2021年較疫情前減產60-70%左右。

        綜合10位業者反饋的信息,平均退訂率高達80%,退訂金額均在100萬以上。

        不過這也反應了如果沒有出現疫情,今年暑假旅游市場的火爆。

        ② 經營壓力不亞于去年同期

        溫州的大路還給我們分析,由于今年3月以來國內游持續企穩,他們的運營成本已經逐漸恢復到2019年水平,但全年經營收入可能還不如2020年,經營壓力非常大。

        南京觀途的趙勇說,七月份疫情按下行業暫停鍵,旅游企業大面積虧損或已成定局。他們計劃在疫情結束后,對公司經營模式進行更迭,合伙人制度應該是將來的方向。

        去年的第一次打擊,很多企業都被打懵,但更多旅企選擇了大幅度縮減開支,雖然造成了旅游行業的人才流失,但起碼一部分企業保存了下來。

        今年在政策鼓勵和市場刺激下,不少企業又開始招兵買馬,在暑假開始半個月后來這一波,意料之外的伏擊戰比籌劃已久的大決戰還要難打。

        ③ 普遍對國內長線失去信心

        大家都說,信心比黃金還要寶貴,反反復復的疫情帶來的不可預計因素,業界普遍開始信心不足。

        我在朋友圈又看到了有人轉行的“官宣”,看來有一些撐過2020年的同業無法再撐過2021年,人才流失仍在加劇。

        如果說國家對教培行業的限制有家長拍手稱贊的話,而這一次旅游業的淪陷頗有些壯士扼腕的味道。

        為什么大家會這么難受?

        最近在旅游人圈里最火的一條視頻,是對電影《瘋狂的外星人》一段劇情的改編。

        “毀滅吧!趕緊的。累了”,沈騰這句臺詞是多少被折騰的旅游人的真實心聲。

        為什么同業都這么難受,我想,搞清楚難受的理由,可能下次會好過一點。

        ① 人最難做到的就是改變習慣

        在湖南疫情還不那么嚴重的時候,我帶著放暑假的孩子回到了湖南老家探親,由于疫情的原因,我很長時間沒有回來過了。

        不過滿心歡喜的返鄉之行第二天,我就想回深圳了,老家有太多生活細節不習慣了。

        我想這也是大家難受的首要原因,能堅持到今年暑假的,基本上都是老旅游,干了這么多年,習慣了做行程、報計劃、帶客人,突然被叫停的這個暑假好不習慣。

        在老家生活了5天以后,我發現,其實最難克服的是自己對習慣的依賴,一點一點去接受改變,也沒有那么糟糕。

        ② 地方政府一刀切的防疫政策

        這里不得不再次提到新疆,我們完全理解邊疆地區需要更嚴格和特殊的疫情防控政策,尤其是這幾日索性全疆不再接待外省游客,也讓大家松了一口氣,正如沈騰那句臺詞,最難受的是折騰的過程。

        不好理解的是,第一,只要某地出現一例病例就全市、全省被限制或勸返,這么嚴格的一刀切,讓同業們觸不及防,一個團隊中有一個人來自被限制的客源地,整個團隊就要取消行程。

        第二,新疆各地市甚至各景區對外省游客實施不同的管控政策,這讓旅行社的同業們不得不一個一個地區去落實。

        幸好我至今沒有做過新疆產品,不然我想我也會瘋的:昨夜哪里爆出一個病例,趕緊連夜通知明天這里出發的客人無法入疆了;同一個出發地的客人,今天喀什不能去,阿勒泰能去,行程要怎么調整才可以讓客人盡可能多呆幾天,這又涉及多少酒店要調整......

        還是全疆不接待最省心,你說呢?

        ③ 退改政策模糊留下了扯皮空間

        直到8月4日民航總局出統一政策以前,我想有些同業最痛苦的莫過于跟客戶解釋退訂的損失,但可惜很多機票已經在免費退票通知前退掉了。

        這不又有個段子:

        文旅部說:“低風險地區可以出行”

        航空公司說:“低風險不可以退”

        酒店說:“我這里很安全,自己恐慌不退”

        旅游法說:“疫情屬于不可抗力,損失由游客承擔”

        游客說“不是我們硬要退,是教育局說不能帶孩子出門,憑什么不給退”

        有多少同業在退訂問題上操碎了心?

        我要安撫還在堅持的同業朋友一句,去年那么大的風浪我們都挺過來了,其實很多事只是當下難熬,時間是最好的良藥,在下一次火熱的旺季到來之際,對這個暑假,可能我們記住的也只有段子了。

        未來出路可能在哪里?

        在一線業者的反饋中,有一個亮點,青海新大陸的楊雪說,雖然他們的退訂率也達到了80%,但是公司接下來準備對今年旺季進行全面復盤,練好內功等疫情解封,新旅游公司沒有生存危機。

        好一個沒有生存危機!除了像楊雪一樣一直深耕戶外主題游產品,終于靠過硬的差異化產品生存了下來,還有哪些可能的出路呢?

        ① 周邊鄉村游和城市微度假

        在我上一篇執惠的約稿《文旅業跌宕500天:旅行社該丟掉幻想了》里,我提出新的產品需求已經發生了變革,第一個趨勢就是“旅行不一定要去遠方”,這輪疫情再次說明這個方向值得嘗試。

        從行業發展和企業運營來說,不用去遠方的產品,才是疫后更能讓企業長久生存的基礎。

        周邊鄉村游和城市微度假,有足夠的復購率,雖然客單價較低,但利潤率不一定低,更重要的是,它不像西北長線那樣一年只有幾個月的運行時間,南方幾乎可以全年產出。

        這不,各省開始分別叫??缡∮?,大城市周邊的民宿又訂不到房了。

        我們為何不早點針對民宿+鄉村來設計產品呢?起碼現在不用顆粒無收了呀。

        ② 用高頻消費積淀低頻游客

        去年疫情后很多同業開始帶貨,不過隨著旅游的恢復,不少人又開始淡忘了這個工作。

        我的看法是,針對主營目的地的農特產品,完全可以持續經營,這些高頻消費的商品,可以讓我們跟低頻消費的游客持續建立鏈接,食物也是能為旅游種草的最好工具。

        但是不要全目的地去泛泛而為,如果你做新疆產品是專業的,那新疆瓜果和堅果,為旅游客戶輸出產品嚴選能力也是應該的。

        不要覺得銷售特產會讓游客覺得我們不務正業,關鍵還是提法,我們用食品幫目的地給客戶種草的同時,發生了交易關系,加深了了解信任,何樂而不為呢。

        ③ 從組織本地社群活動開始

        同樣在上一篇約稿《文旅業跌宕500天:旅行社該丟掉幻想了》,做本地主題社群運營,一直是我推崇的疫后生存方式之一。

        現在全國范圍內的出行被限制,更多的人待在城市里,周末都希望跟自己有相同愛好、認知同頻的人在一起度過。

        我們通過主題社交來劃分、組建、維系社群,就可以先培育一批種子用戶,在本地活動場景中互動,建立信任、激活氛圍,等社群成員希望到異地去進行這個主題活動時,還愁沒有訂單嗎?

        做社群活動的成本并不高,而這個活動本身就可以持續微利運營。

        小結

        毫無疑問,到今天還在堅持做旅游的人,都是真愛。

        旅行社這只打不死的小強,肯定也不會被壓倒,它必將以某種方式繼續存在著。

        但從宏觀層面而言,旅行社要與病毒共存而不是被病毒徹底擊倒,需要國家智慧的引導。

        每次疫情反復,如果一直用當前犧牲經濟發展的措施來應對,不僅旅游業,電影餐飲交通等大服務業,也無法成為帶動國家經濟起飛的三產領頭羊。

        也許,我們整個社會對待疫情的態度,需要微調了。

        版權聲明
        執惠本著「干貨、深度、角度、客觀」的原則發布行業深度文章。如果您想第一時間獲取旅游大消費行業重量級文章或與執惠互動,請在微信公眾號中搜索「執惠」并添加關注。歡迎投稿,共同推動中國旅游大消費產業鏈升級。投稿或尋求報道請發郵件至執惠編輯部郵箱zjz@tripvivid.com,審閱通過后文章將以最快速度發布并會附上您的姓名及單位。執惠發布的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看法,不代表執惠觀點。關于投融資信息,執惠旅游會盡量核實,不為投融資行為做任何背書。執惠尊重行業規范,轉載都注明作者和來源,特別提醒,如果文章轉載涉及版權問題,請您及時和我們聯系刪除。執惠的原創文章亦歡迎轉載,但請務必注明作者和「來源:執惠」,任何不尊重原創的行為都將受到嚴厲追責。
        本文來源執惠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
        發表評論
        后發表評論
        最新文章
        查看更多
        # 熱搜詞 #

        新用戶登錄后自動創建賬號

        登錄表示你已閱讀并同意《執惠用戶協議》 注冊

        找回密碼

        注冊賬號